首页|88必发|88bifa官网登入|88必发88|公益拍卖|艺术人物|艺术沙龙|艺术讲堂|时尚艺术|艺术科技|美食艺术|摄影艺术|艺术设计|影音艺术
首页 > 艺术讲堂 > 黄宾虹的入室女弟子顾飞:天地入吾庐 > 正文

云顶娱乐棋牌游戏下载兴发网站多少

核心提示:   顾飞原名慕飞,号默飞,1907年出生于上海浦东南汇的黑桥村。早年一个偶然的奇遇,顾飞有幸成为黄宾虹的入室弟子,也由此得以与张大千以诗画相交。在黄宾虹的影响下,顾飞深入画界,成为中国女子书画会的一员。1934年,顾飞和李秋君、陈小翠、冯文凤、谢月眉、顾青瑶等人共同发起成立中国女子书画会,并成为书画会中最重要的画家之一。继而,顾飞与冯文凤、陈小翠、谢月眉四人联手合办四家女子展览会,一时之间,享誉海……

  顾飞原名慕飞,号默飞,1907年出生于上海浦东南汇的黑桥村。早年一个偶然的奇遇,顾飞有幸成为黄宾虹的入室弟子,也由此得以与张大千以诗画相交。在黄宾虹的影响下,顾飞深入画界,成为中国女子书画会的一员。1934年,顾飞和李秋君、陈小翠、冯文凤、谢月眉、顾青瑶等人共同发起成立中国女子书画会,并成为书画会中最重要的画家之一。继而,顾飞与冯文凤、陈小翠、谢月眉四人联手合办四家女子展览会,一时之间,享誉海上画坛。本文以顾飞的生平交集和艺术历程勾勒一段民国时期的画坛往事。

  (一)

  “申江画客多如鲫,不及闺中顾默飞。”小春闲时,读裘因女史的《天地入吾庐》一书打发时间,文史家风自然涵养得一手文史好文。略翻翻,就看见顾飞在民国时代的燦然古色。裘因笔下所写母亲顾飞和中国传统书画,文笔老道,更为可感可信。就在书香文化似乎慢慢变得不那么清香的时候,顾飞的故园往事,却吸引了我的目光。

  顾飞,摄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末

  顾飞原名慕飞,号默飞,实藏有身世之感。原来小慕飞从小伤足,为庸医所误,致使残疾。外祖父为其取名“慕飞”,是冀望于她不受羁绊,隐有“追慕远飞”之意。而要强的顾飞,自己改为默飞,后又单名飞,以此名行世。学画中人,身有残疾者不少。顾飞如是,谢月眉也是如此。可手疾、足疾,并不能使她们的心灵屈服。一旦找到了自己的方向,就沉浸于其中,注重于内在的追求,不与他人较短长。

  说起来,顾飞可算是静女,矜标高格,不甘俗尘,也不欲与他人争芳菲。也正因如此,她后来的人生反而厚重出尘,与俗人不同。

  一九?AElig;吣辏朔沙錾谏虾F侄匣愕暮谇糯澹耸纤湮钡卮笞澹翊遥坠郎踉纾揖称南跃执伲朔赡暧咨聿校钌蹩啵昂罄慈靠孔匝В佬殖す朔鹩暗墓匦挠肱嘀玻幽匣阆爻跫妒Ψ侗弦怠T谑咚瓯逃衲昊剩侥匣阆睾谇懦跫缎⊙Ы淌椋右荒昙兜搅昙毒伤唇蹋逵⒁衾忠舶肯吕础R涤嗍奔洌朔删妥约嚎纯词椋妨纷帧K不对谇逅阶┥闲醋郑庋梢允≈剑换瓜不墩兆拧督孀釉盎住妨倌⊙Щ9朔鹩凹妹萌绱讼不抖潦椋徒浯缴虾#盟谧约航淌榈呐8蕉列尴啊Ⅻ/p>

  机遇似清水,无处不可流。一九二六年,顾飞入上海城东女校,既修诗文,又习绘事。这所女校,一八九四年创办于南市王家码头竹行弄,曾开上海风气之先,不仅号召妇女学习新知识,而且创办有《女学生杂志》,内容包括文苑、小说、演说、大事记等。当时担任女校校长的是杨雪玖,也是一位冰雪聪明的女画家,曾师从吴昌硕、王一亭、弘一法师等,二十多岁就名扬国内,一九二二年曾和黄宾虹合作巨幅花卉。在这样的教育氛围下,顾飞的诗文书画得以长进。而顾飞的丹青人生,却与书画大家黄宾虹有着莫大的关系。

  (二)

  艺界画缘例数不尽,顾飞拜师黄宾虹的故事,细说起来特别令人回味。

  一九二七年,顾飞有机会到一位周姓亲戚家里当家庭教师。周家的前弄堂恰为“神州国光社”所在之处,这是黄宾虹和邓秋枚所创办的一家出版社,曾经出版过古今名画集《神州国光集》、大型美术史料集《美术丛书》以及郭沫若、鲁迅等人的书,影响时流,颇令人瞩目。

  顾飞所执教的周家是个外交官,家里的人喜欢出去交际,顾飞爱静,不喜欢出去交际,就留在家里画画写字。外交官家里富有,顾飞有专门的房间怡养自己的爱好。她常常清早起来习画。于是,窗前流动着静穆小景:一位清秀少女,临着窗户,一笔一笔,奋笔作画,神态极其娴静。

  顾飞,摄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叶

  那时,上海老式房子的弄堂比较窄,两边楼房中的住客隔着弄堂也可以说话。当时黄宾虹的侄女黄映芬,看到顾飞在画画,就对黄宾虹说起这事。一天,黄宾虹先生早起,恰好见到顾飞习画场景。此时,宾翁正因出版经营不顺,心境不佳,却见对窗女子勤习书画,顿起怜爱之心、栽培之意。便让侄女传话给顾飞,想教她画画。黄宾虹想收顾飞做徒弟的事情,长兄顾佛影和二哥顾仑布知道后,为妹妹的奇遇而高兴,两个人都知道黄宾虹在书画界的地位,而顾飞却懵懂天真,不知黄宾虹是何许人也。顾仑布就准备火腿等礼物,带着顾飞去黄宾虹那里拜师。于是顾飞有幸成为虹庐入室弟子,就此与山水画结下不解之缘。

  后来,顾飞专门到黄宾虹家里住了半年。每当老师送客回书房坐到转椅上时,顾飞就把平时的绘画作品送给老师看。有时黄宾虹会指出错误,让她自己去改;有时会站起来铺到画桌上修改几笔,也会题上几句画论或评语。有一次,顾飞临了老师一幅四尺山水中堂,黄宾虹看完指点完,在收拾画的时候,没有留意,竟将顾飞临作当成自己的作品收了起来。夫人宋若婴在一旁看到了,提醒说:“你怎么把顾小姐的画给收进去了?”黄宾虹这才发觉自己收错了画。但他也对顾飞说:“你的画,虽然画的不错,但应该有自己的特色,不能总是临摹我的。”又接着说:“你以后要多临古人的东西,光像了我,将来会没有自己的。”

  顾飞《仿唐子畏》

  晚饭后,如果没有客来,黄宾虹总会为顾飞讲解画学理论,叮嘱她不要被外界浮名利禄所诱惑。在他的书斋四壁,还会不时地更换一些古代名画,让她辨别画作的优劣和真伪。

  顾飞 1956年作 衣袂轻扬图 立轴 设色纸本

  由黄宾虹而进入宾翁的朋友圈,是顾飞的另一收获。当时黄宾虹和张大千住在一起。张大千虽然会画,但写诗作文却不擅长。张大千也很欣赏顾飞。这个时候顾飞想跟张大千学画仕女。张大千说:“不行,我不能当你的老师,因为辈分不一样。这样吧,你教我做诗词,我教你画画。”张大千以仕女最为画界人士称道,风格清丽,新意独出,比肩人物圣手唐寅。在他的影响下,顾飞的仕女画也别具韵味。张大千一九四五年曾绘有印度天摩舞,顾飞临摹得惟妙惟肖,线条端穆,格调清雅。在她九十二岁高龄时,还曾绘有敦煌飞天仕女,飘飘欲仙,赋彩明丽,颇具大千画风之味。

  (三)

  一九三二年的天中节,即端午节,二十六岁的顾飞在沪南半淞园举办扇面画展,丰富的画作,刷新了她年青的履历。半淞园原取名杜甫“剪取吴淞半江水”之诗句,风景繁盛,在当时,成为众多文人雅士的雅集之所,到此一游的必去之地。一九二?Auml;辏蠖诎脘猎盎端陀讶烁胺ㄇ诠ぜ笱АT诨票龊绲牡鹘滔拢朔沙鍪肿匀徊环病K诎脘猎暗母鋈松让媸檎狗浅3晒Γ髌非拦阂豢眨笔钡摹督鸶肿瓯ā吩鎏乜ǖ来耸拢构朔梢皇奔湮琶I希⑹庇小芭⑼贰钡让烙渤晌脘猎暗墓试巴隆Tグ脘猎奥仿剑敫惺苊窆哪堑愕位媸拢上е挥新繁叩南阏谅逃埃嵝炎耪饫镌牟栽瓢坠贰Ⅻ/p>

  半淞园风景(来自网络)

  《金钢钻》报上的顾飞诗稿、词稿

  特刊还特别介绍了顾飞的书法、诗稿、词稿,全面展示她的才情。特别留意了顾飞的诗与词,别有风致。有一首题为《卜算子》的词,写的柔静雅致,与她的水墨画相映成趣:“嫩叶未成荫,乳鸭池塘暖。几曲柔波薄似罗,约略东风软。

  淡绿锁幽窗,花外莺声乱。晓梦轻寒怯海棠,帘莫无人卷。”学养和诗心才是中国画的根,那一代闺秀擅写诗话,文笔婉顺,这样的笔墨黄金时代真让人缅怀。在抗战期间,顾飞又成为江南大儒、著名诗人钱名山的弟子,学诗到一定境界,形成一定的文化眼光,审美情趣自在其中。

  谢玉岑篆书联

  罗浮旧梦最堪忆。一九三三年,顾飞邀老师黄宾虹、张善子、张大千、谢玉岑等人,到周浦的黑桥村赏桃花。大家合制一幅《红梵精舍图》,记下当时的雅集盛事。只可惜红梵精舍今已不知何处,黑桥村也已改为红桥村。当年,江南才子谢玉岑对顾飞焕发的才气也颇推重。顾飞和裘柱常结婚时,谢玉岑赠张大千的一幅《莲藕图》,借大千居士“相怜得莲,相偶得藕”的吉语题跋,以为新婚贺礼;还曾写有“人瘦绿阴浓,正残寒,初御罗绮;酒醒明月下,问后约,空指蔷薇”的篆书联赠顾飞。江南词人那饱含雅人深致的燕许文笔,自是情深义重,让顾飞珍视难忘。

  顾飞结婚照

  (四)

  在黄宾虹的影响下,顾飞深入画界,成为中国女子书画会的一员。一九三四年,顾飞和李秋君、陈小翠、冯文凤、谢月眉、顾青瑶等人共同发起成立中国女子书画会,并成为书画会中最重要的画家之一。中国女子书画会一众闺秀,有的妆台倚镜,有的翠袖凭栏,说不尽燕瘦环肥,顾飞那时的岁月年华也绚烂得如梦如幻。

  四家女子展览会。左起:谢月眉、冯文凤、陈小翠、顾飞

  闺秀才气亦凌云。顾飞与冯文凤、陈小翠、谢月眉四人,各有千秋笔一支,因年龄相当,于是联手合办四家女子展览会。画会曾办有三次,一九四?Auml;晡逶隆⒁痪潘囊荒晡逶掠诖笮鹿荆灰痪潘娜昶咴掠谀ㄍ缁帷2徘榕拥で嗄市葱粤椋皇敝洌碛I匣场Ⅻ/p>

  四家女子展览会期间,前来参观者特别多,一半冲着画展,一半冲着大新公司。四楼的画厅,装饰一新,墨韵横流。宽亮的窗户一一打开,四壁挂满了画作。桌上摆有茶水和笔墨纸砚,为参观者提供舒适的参展环境,也期待他们留下点评或笔墨。四位女画家,清通简达,各胜擅场。冯文凤的小隶书,陈小翠的花鸟仕女,谢月眉的工笔花鸟,顾飞的水墨山水,吸引得观众络绎不绝。顾飞的山水画作,尤多题跋,又传达出传统绘画讲究“画中有诗,诗中有画”的意境,在其中尤为突出。

  当时开画展的地方,因光线照射的原因,有的地方亮,有的地方暗。暗的地方挂画,画作自然容易被观众忽略。顾飞为人低调,又知谦让,她常主动把好位置让出来,即是如此,实际上一场展览下来,她的订单仍有很多,而且很多人会定了再定。

  顾飞与陈小翠

  女儿心,闺阁情。四人中,顾飞与陈小翠深有戚谊,彼此欣赏;与谢月眉才情相当,惺惺相惜;对冯文凤则含敬重之意。作为南国佳人,冯文凤为人直爽,讲义气,对顾飞颇为照料,若有人欺负顾飞,她也会从中帮衬,这让顾飞在晚年时,忆及这位鹤山才女当年的一些义举,还颇含深情。只可惜,后来因为领袖人物冯文凤先回广州省亲,后又离沪赴法国定居,就此与三姐妹一别天涯,四位女画家的画会也就此云散消歇,雅风不再了。

  (五)

  有一帧泛黄旧照,凝固着一段深邃时光:黄宾虹八十寿辰书画会现场,照片前景左方背立观画者,为傅雷夫妇,远景右方即顾飞伉俪。写实的黑白影像,娓娓道出当年顾飞等人联手筹办黄宾虹画会之事。

  黄宾虹八十寿辰书画会上的顾飞夫妇、傅雷夫妇

  一九四四年十一月十八日晚,宁波同乡会所在之处灯火通明。顾飞正在忙东忙西,布置展厅。她的先生裘柱常,还有傅雷伉俪也在一旁帮忙。第二天就要举办“黄宾虹八秩诞辰书画展览会”,请柬已经发出去了,可展前却出了个小波折,因为宁波同乡会在前一天晚上办了次婚宴,所以布展要在婚宴结束后进行。这个临时情况使得傅雷、顾飞伉俪等人都从十八日晚起忙了一天。第二天展览会正常举行,在场上招呼的是裘柱常和傅雷夫妇,有熟人来问宾翁得意女弟子顾飞在哪里?正询问时,才见顾飞急忙忙进了会场。她当时虽然事务忙碌,却抽空赶来,身为记者的裘柱常也抱病参加。来参观画展的人颇多,签名者达六百多人,没有签名的是三四倍。见有这么多人关注老师的画展,顾飞为自己的老师高年劭德、学艺感人而激动。

  直到画展结束,傅雷才得空写了长信向黄宾虹报告展览当天情况。

  翻译家傅雷遗世独立,横而不流,却曾致黄宾虹一百多通手札。世人只知黄宾虹以傅雷为知己,两人之间通信谈艺,结成忘年之交,堪称艺林佳话。其实这段艺缘最初缘于顾飞。

  原来,顾飞是傅雷的表姐,从法国留学回来的傅雷,对国内画坛甚为不满,他在顾飞居处见到表姐的山水作品,由先前的清疏淡润转为笔墨苍莽,得知顾飞拜黄宾虹为师,得宾翁真传,画风才有所转变。他再潜心看黄宾虹的山水原作,又获悉宾翁的论画高见,对他致力于传统的精神气概,颇为心折,认为“不&p

责任编辑:admin

吉ICP备11002400号-21 服务QQ:175529508 e-mail:zk8312@163.com
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,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本站,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。